大漠荒颜|一个青海油田子弟的奋斗史

一个青海油田子弟的奋斗史

电影《窃听风暴》影评:一个好人的奏鸣曲

| |
07:13 , 北纬36度
       很偶然的机会看了07年的电影《他人的生活》,突然觉得三个国家拍摄一个主题窃听,单不说背景,就说手法,一个拍成商业片,一个拍成文艺片,最后一个拍成三级片!!!
       在这些最敬业的史塔西军官中,有一个名叫戈德·维斯勒Gerd Wiesler上尉(乌尔里希·穆埃饰演),他有着身陷的眼窝永远都是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可以在千里之外嗅到意见不同者的味道,除了工作之外没有自己的任何私生活。在最近的一次演出中观看了乔治·德莱曼Georg Dreyman(塞巴斯蒂安·考奇饰演)的演出——“我们唯一不具危险性的作家正在被西方阅读着”,于是他决定,几乎完全是个人的一次挑战,要去调查这个作家,维斯勒丝毫不相信他会像表面上那样清白。
      得到老同事古比兹Grubitz(乌尔里希·土库尔饰演,他总是流露出一种残忍的温厚)的支持,这个文化部的最高长官,以及前史塔西军官调动大臣赫姆夫Hempf(Thomas Thieme饰演),维斯勒就在德莱曼的公寓里安装了电线。
只是维斯勒无法在划线器上留下任何东西,他总是天真地认定东德的社会制度最是完美的。于是,影片出现了戏剧化的一面,维斯勒开始被德莱曼的生活吸引着,特别是关于他与女演员克里斯塔-玛丽娅·西兰德Christa-Maria Sieland(马蒂娜·戈黛特饰演)的感情问题。
       当时赫姆夫也对克里斯塔-玛丽娅非常着迷,他命令维斯勒用些手段牵制住德莱曼,以扫除这个障碍。于是这名忠实的东德史塔西“仆人”,第一次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发现自己处于两难的境地。与此同时,德莱曼因为一位好友的自杀,自己的信念也渐渐发生了动摇。
       窃听人员威斯勒的生活。他总是一丝不苟,兢兢业业,简单而乏味的生活是他的全部。领带总是黑色且打得紧紧的,直到勒的快要喘不过气来,回家也就是看看新闻,吃着一成不变的晚餐,这都不要紧,他的一生都将献给政府。他没有家人,朋友,孤独的时候只能找来妓女,可是,没有钱她们可不会多陪他一分钟。要说对于工作的热情,没人能大于威斯勒,他从不觉得自己不人道,他觉得自己的工作无比荣耀。虽然连邻居的小孩都说国家安全局的人是坏蛋,这些都不重要,他的一生都属于政府。
  直到有一天,那个他窃听的诗人德雷曼,让他体验了完全不同的人生。他们会为朋友挺身而出,而不是相互算计,攀附权贵,爱情在这里不是一纸誓言那么脆弱,他们为了彼此奉献生命。一切美得像布莱希特的诗歌,
  “那是蓝色九月的一天,
  我在一株李树的细长阴影下
  静静搂着她,我的情人是这样
  苍白和沉默,仿佛一个不逝的梦。
  在我们头上,在夏天明亮的空中,
  有一朵云,我的双眼久久凝望它,
  它很白,很高,离我们很远,
  当我抬起头,发现它不见了。
  ……
  至于那个吻,我早已忘记,
  但是那朵在空中漂浮的云
  我却依然记得,永不会忘记。”
    电影《窃听风暴》结局真的很有点睛之笔,在一场话剧中,剧作家遇到了原来斯塔西秘密警察的头目古毕兹。古毕兹回答了他的疑问。剧作家最终也找到了威斯勒,他没有下车去当面感谢这位曾救过自己的恩人,而是在两年后自己的新书《一个好人的奏鸣曲》的扉页上写下了这样的话:
“此书献给HGW XX/7”。
在威斯勒买书时,收银员问:
“您需要包装送人吗?”
威斯勒摇摇头说:
“不,这本书是送给我的。”影片定格在威斯勒淡淡的微笑,结束。
类别:MY Film Critic | Tags: | 1 条评论, 1624 次阅读
网友评论(1):
bwskyer
Email Homepage
2009/10/31 11:42
呵呵, 就看过中国版的, 我觉得还是我们拍得好点.
北纬36度 回复于 2009/10/31 14:17
呵呵 一个德国 一个中国 最后一个日本 呵呵
我觉得这部不错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昵称: 
电邮: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