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荒颜|一个青海油田子弟的奋斗史

一个青海油田子弟的奋斗史

悲情男人:杨康

| |
08:32 , 北纬36度
悲情男人:杨康
    看完了胡歌版的《射雕英雄传》,突然发现对杨康这个角色有了新的认识,或许要归功于导演,或许要归功于这个社会。
    杨康,很复杂的一个人,不像郭靖那样憨厚,或许郭靖有种种的奇遇,而不曾有过当一个人在荣华富贵时,突然变的一文不值,被世人唾骂:认贼作父,贪图富贵,无情无义的经历。这种矛盾的争斗。
    郭靖生为水泊梁山郭盛之后而生长于蒙古草原且成为成吉思汗的金刀驸马,杨康生为抗金名将杨家将之后却贵为大金国的小王爷。不妨大胆猜测下,郭靖和杨康互换下,结果如何呢?天不时,地不利,如何成长?
  郭靖作为遗腹子来到世上,与母亲生活在蒙古大漠,托庇于铁木真帐下,在他不断被母亲灌输其父辈价值规范、追怀父辈的成长过程中,蒙古人粗犷豪放的民族性格对郭靖刚毅木讷个性形成的作用也是不可低估的。成吉思汗是郭靖的养父兼精神之父,他不仅在郭靖的成长过程中担任了父亲对孩子的养育和保护义务,更重要的是成吉思汗的雄才大略、英武之气在郭靖幼小的心灵上曾引起的一次次强烈的震撼,为郭靖日后走上不平凡的人生道路作了坚实的精神准备。可以说,成吉思汗是郭靖的第一位“精神教父”(而不是郭靖身为汉人的六位师父——“江南七怪”在郭靖成长过程中更多履行的是传授武功和强化其报仇决心的义务,而且他们传授武功也不得要领。郭靖武功的精进、对自我价值的肯定与对自我潜能的发掘有待于他回归中原后遇上他的第二位精神导师——洪七公。)
    杨康寻找精神之父的历程则更具有悲剧意味。完颜洪烈在杨康成长中所起的作用比之成吉思汗之于郭靖,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杨康在18年来从不知道自己是汉人的情况下,完颜洪烈在他的生命中是“生身之父”兼“精神之父”的理想父亲。难以想象让这么一个在精神层面早已完全被女真族文化同化了的并且一贯以金人自居的人,一夜之间仅因突然冒出的汉族的亲生父亲——而且是他18年来一直认为的民族敌人,就马上倒金向汉。杨康的悲剧在于他缺乏反出金国的必要条件,无论在感情上、思想上都没有这种心理铺垫。因而将杨康在知道自己身世的真相后仍不遗余力地为金国效力的行为简单地理解为一种“贪恋荣华富贵”的卖国求荣、认贼作父行径,是有失偏颇的。诚然,杨康身上有许多恶劣品性,但如果排除对人物的这种道德判断,杨康的悲剧与萧峰的悲剧在发生机制上实则如出一辙,只不过杨康更为果敢决绝地选择了对他有巨大亲和力的金国文化,而萧峰则由一种两难选择中的困惑犹疑最终升华为一种兼并包容的破除了狭隘的民族主义偏见的人道主义之爱。其结局则一为悲惨,为一己之私而自作自受丧生于嘉兴铁枪庙;一为悲壮,为消解两国纷争而自戕于宋辽军前。
    说到情,无论是郭靖还是杨康对感情都是从一而终,从比武招亲那一抱开始,杨康就爱上了这个卖艺的女子:穆念慈。无奈金国小王子的身份,无法让身为宋人的杨铁心接受,生不逢时,怎说无情?
    杨康,悲情男人。
类别:MY Film Critic | Tags: , | 0 条评论, 1030 次阅读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昵称: 
电邮: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