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荒颜|一个青海油田子弟的奋斗史

一个青海油田子弟的奋斗史

电影《在云端》影评

| |
09:49 , 北纬36度
  《在云端》,一部很朴实很简单的电影,但这样的透彻和浑然,没有一部中国电影可以达到,这才应该是让那些以艺术的名义玩弄观众的中国导演感到羞耻的电影,因为这里有人生活过的痕迹和真实的烟火气,而这些,我在中国电影中很久没有看到过了。
  《在云端》的导演贾森·雷特曼此前最著名的作品是那部技惊四座的《朱诺》,他总是擅长用戏谑的方式直抵我们心中最柔软最不希望暴露在众人面前的寂寥心绪,让人在影片面前有一种顾影自怜的愁肠百结。
  瑞恩是一名奔走各地以代人传达解雇指令为职业的谈话师,他一年有322天在出差,于是在家的43天,用他的话讲是一种“煎熬”。与《玛丽与马克思》中那种独守蜗居式的孤独相比,瑞恩的形单影只更像是一种自我放逐。很有趣的一段对话来自他和姐姐之间的通话,在姐姐眼中他是将自己隔离在家庭之外,而他却说自己正在被“包围”着,于是这种在被陌生人编织的繁华簇拥下的孤独成为他最自在的生存方式。当同事娜塔莉开发了用在线视频代替出差的方式时,在他冠冕堂皇的反对理由背后,不过是害怕失去他用以自处的唯一方式而已。
  具有反讽意味的是,瑞恩所面对被解雇者都不约而同地提及了自己的家庭,他们愧对的是家人的期待,同时来自家庭的呵护也将成为他们疗伤的港湾,与此相比,他那些励志的话语显得苍白而矫情。也许此时此刻被解雇者处在一个弱者的地位上,但如果换一个角度,瑞恩无人分享的人生才更加值得自卑。这一点他未必不知,所以他尽管在行为上逃避着家庭,但来自至爱亲朋的点滴托付他都不敢懈怠,就比如他答应给妹妹结婚要拍摄的纸板合成照片,当纸板落水,他拼命地去捞取,因为这维系着他生命中仅有的常量,那就是亲情。当一切幻灭,这份永恒亲情能带给他重生的喘息。
  爱情永远是生命中最大的变量,瑞恩依旧用逃避来自保,他在娜塔莉面前表现出的反爱的偏执实际上是来自内心的怯懦,这种外强中干的自我屏蔽注定在面对艾丽克斯的潺潺温情时会土崩瓦解,他们在面对彼此时所表现出来的潇洒和淡定不过都是一种伪装,只不过伪装的出发点不同而已。在瑞恩站在艾丽克斯家门口那一刹那,尽管他输给了命运,但是他战胜了自己,比起被欺骗的落寞,终于在自己灵魂深处闹了一次革命,也足以慰藉他的失落了。
  瑞恩一直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将自己的飞行里程数积累至一千万英里,从而获得航空公司的白金贵宾卡,也许正是这隐秘的动机支撑了他多年的独自奔波。但当最终机长将那张卡交到他手中的时候,瑞恩很平静,这种目标达成后的失落和茫然我们应该都体会过,此时此刻,在跋涉了一千万英里之后,瑞恩看到的应该是一个放逐的终点,在那里,可以让他驿动的心永远停泊。
类别:MY Film Critic | Tags: , | 0 条评论, 1425 次阅读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昵称: 
电邮: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