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荒颜|一个青海油田子弟的奋斗史

一个青海油田子弟的奋斗史

我的世界依旧寒冷

| |
07:46 , 北纬36度
         2010年4月18日7:31:04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觉得很失落,总感觉空空的。为什么?或许是因为自己真的很失败,忘记了最初的梦想,苟活着!

         和妞子看了以前写的“悔过书”,聊起来相识,我把她定义为红颜知己。可是今天我真的发现,和她说的话题越来越少,很尴尬。她说某某男要回西安,心里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了,很不爽,我不知道我是嫉妒,还是悲伤,莫名的失落感侵袭着我的心灵!我担心很多事情,可是又不能去说什么,悲剧,是的我就是悲剧男,而这些的悲剧的主角都是你!
         小耿子问我想不想再去奋斗,我何尝不想再去奋斗一次,再去博一次,可是内心真的开始恐慌起来,说真的我很后悔没有去参加宝鸡钢管厂的面试,但是木已成舟,我还能说些什么,妞子说的对,我没有自信,没有大志,过于沉溺于安乐……
          打着工,苟活着。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已经临近夏天,而我的世界依旧冰冷,大雪纷飞,冰封整个心的世界。
          我不知道怎么去处理最近的事情,件件让我心烦!
          我该何去何从?我该问谁?
          雨水我问你……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雨水我问你

雨水我问你 蔡秋凤

又搁是落雨的晚暝
雨水泼抹熄满腹酸苦味
想起着彼当时
俩人淋雨的滋味
如今剩往事在稀微
借着一杯酒想要醉乎死
谁知伤心是愈来愈清醒
为感情来赌气
可比遇着风台天
心痛就像雨水拨抹离
啊~雨水我问你
我的感情算什么
无采爱你已经爱这多年
啊~雨水我问你
谁人为爱赌生死
你敢讲我就陪你去
阮淋着冷冷的雨水
无奈你已经无惦阮身边
不知你置叨位
甘有将阮放忘记
阮只有藉雨水来想你

借着一杯酒想要醉乎死
谁知伤心是愈来愈清醒
为感情来赌气
可比遇着风台天
心痛就像雨水拨抹离
啊~雨水我问你
我的感情算什么
无采爱你已经爱这多年
啊~雨水我问你
谁人为爱赌生死
你敢讲我就陪你去
阮淋着冷冷的雨水
无奈你已经无惦阮身边
不知你置叨位
甘有将阮放忘记
阮只有藉雨水来想你

啊~雨水我问你
我的感情算什么
无采爱你已经爱这多年
啊~雨水我问你
谁人为爱赌生死
你敢讲我就陪你去
阮淋着冷冷的雨水
无奈你已经无惦阮身边
不知你置叨位
甘有将阮放忘记
阮只有藉雨水来想你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类别:My Life | Tags: , , | 0 条评论, 635 次阅读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昵称: 
电邮: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