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荒颜|一个青海油田子弟的奋斗史

一个青海油田子弟的奋斗史

转载:钓鱼岛千年争夺 年轻国人需增强海权意识

| |
17:32 , 北纬36度
曾多年从事海洋划界工作的高级工程师许森安在同八十年代出生的大学生们讲起中日海权争夺史的时候,更希望这批新时代的年轻人能增强海权意识,能在将来实现海洋资源的充分利用。
  在国际关系学院举办的这次《钓鱼岛问题和中日海权之争》的演讲,虽听者不众,却个个认真,诺大个会场也因这种气氛未显出丝毫的空落。
  许森安说,中国关于钓鱼岛的最早记载可追溯到千年前的隋朝,那时中国的台湾和钓鱼岛邻近着另一个独立的国家叫琉球,隋炀帝曾派使臣朱宽召其归顺,又曾派陈棱、周镇州等率军攻打,行军途中便有经过钓鱼岛。至明朝,中国人杨载在一三七二年首先驻足钓鱼岛。明永乐年间出版的《顺风相送》对钓鱼岛有详细记载。其间明人在台湾辖区钓鱼岛采珠集药、捕鱼开发从未间断过。明朝中叶,戚继光等抗击倭寇时,就以钓鱼岛为战略防线。一六〇二年日本侵犯琉球,琉球从此遭日人监督内政四十余年。一六五四年清康熙帝册封琉球王为尚质王,定两年进贡一次,称中国为父国,用大清年号。明清期间的多幅疆海图都清楚标明钓鱼岛为中国的一部分。
  一八九五年中日甲午战争后,清王朝被迫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割台湾和澎湖列岛。而二战中美、英发表的《开罗宣言》以及《波茨坦公告》,都明确要求日本将台湾、澎湖列岛等的土地归还中国。日本战败接受《波茨坦公告》,却未依照公告行事,反而同美国签订了片面的《旧金山和约》,将钓鱼诸岛连同日本冲绳交由美国托管。当时中国即提出抗议。一九七一年,美国又不顾中国反对,和日本签订“归还冲绳协定”,强行将冲绳连同钓鱼台的“行政权”一并交与日本。
  美国企图造成中日对钓鱼岛的争端以至长期对抗,以便坐收渔人之利,达到牵制中国的目的;日本企图占领远距冲绳三百海里的钓鱼岛,大大扩张领海和经济区,以便分享中国大陆架资源,但无论是按照国际惯例、国际法还是地形地貌,日本提出的海洋划界理由都很难成立。而众所周知的钓鱼岛争端也是如此,连有些日本学者也自知理亏。
  许老说起他亲身经历的一个小故事,一次日本右翼团体组织了一批“头脑”来中国辩论,气焰很是嚣张,首日会面甚至拍起桌子叫嚣。但中国的几位学者不慌不忙,将对方的提出的“观点”一一扳倒,日本人没了说辞,只得转换话题,改谈中日友好。许老还清楚地记得,在一次研讨会上,一位日本学者讲,钓鱼岛处于日本实际控制之下,这种控制具有国际法规定的时效性。许老当即在会场上将每一个历史阶段为什么说日本不构成时效的原因一一列举,让这位日本学者哑口无言。
  说起中日东海划界的争端,许老认为能令日本如此“放不下”的无非是“资源”。一是海底蕴藏的石油资源。七十年代,日本曾与韩国签署了所谓《共同开发大陆架协定》,在东海海域划出了大片的大陆架作为日韩的“共同开发区”,但两国在这些区域始终没有收获。而中国后来在那开发区附近却发现了丰富的石油和燃气贮藏。日本甚至在八十年代向中国提出过“共同开发”的建议。另一样重要资源便是钓鱼岛附近通向太平洋的水道。美国在日本背后挑起钓鱼台之争,除了想借日本之势“制衡”中国外,还有着控制国际航道,实现东海“岛链封锁”的图谋。
  在此,钓鱼台的战略意义尤显突出。
  对钓鱼岛,中国早早提出“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方针。主权问题,中国断不会放弃。但搁置争议的同时,许老表示加紧开发是要务。与此同时,国民尤需加强海权意识,了解历史,“加大在国际上说话的声音”,让那些受日本右翼势力蒙蔽的人也清楚钓鱼岛问题的真相。
  已是一头华发的许森安说这番话时,字字句句透着对下一辈人的寄望。
类别:Net WorK | Tags: , | 0 条评论, 1560 次阅读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昵称: 
电邮:
网址: